猫猫饼

一只要咕很久的砂糖猫猫

脑洞022

  云忘归x夏承凛


  


  


  —女装—


  夏承凛觉得很不舒服,脸上层层的粉让他有些不敢动,嘴唇上有点粘腻腻的,衣服也紧得难受。夏承凛从未到过这样混乱的场地,灯光炫目,空气中弥漫着各色酒气以及暧昧的香气。他端坐在吧台边,常常的红发简单的披在一边肩上遮住了半张脸,逶迤的暗红裙摆蜷缩在他脚边,单手端着一杯色彩鲜艳的鸡尾酒,另一只手轻轻敲击大理石吧台台面,无端让人产生一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但是这股气场很快被打破,一位不速之客坐了过来,高级香水之下是隐隐的消毒水的味道。夏承凛知道,他的目标上钩了。


  “美女,一个人?”


  很老套的开头。掩藏在发丝下的夹扣式耳环里,墨倾池如是评价。


  夏承凛没有回答。仿佛手中的杯子上开了花,目光也没有移动。


  那人再接再厉,又靠近了夏承凛一点,将将要触到他的肩膀时停了下来,语气暧昧道:“一个人多无聊,不如我们说说话儿。”


  唉。墨倾池叹息。行不行啊,搭讪也太落伍了,会不会啊这个人。公共频道里的吃瓜群众纷纷附议,并七嘴八舌地发表了各自的建议。


  夏承凛绷住脸心如磐石不为所动。在对方苍白显露青筋的手要碰到自己的手的时候,夏承凛的目光终于动了,迷幻灯光下更加夺目的金绿色眸子从发丝下露了出来,他摇了摇头,显然并不想与面前之人有多少交集。


  那人却是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贪婪地注视着夏承凛白皙精致的面庞,整个人就要搂过去,一股力量突然扯住了他。他恼怒地回头去瞪是哪个不长眼的,却被对方眼中的寒意吓住。


  来者不再看他,直直走向了也怔住的夏承凛,然后弯腰,俯身,一手撑住吧台,一手捏住夏承凛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哇。通讯频道和夏承凛的思绪齐齐炸开。


  哦,还有他们的任务目标,那人红着眼看着自己的狩猎对象和突然过来的云忘归的亲密互动,一把推开高脚凳,就要过去和云忘归动手。


  嚯,这千回百转的剧情发展。吃瓜群众玉离经发出了满意的喟叹。


  云忘归一把把人推开,摇了摇从兜里掏出的手机,摆了摆:“找碴儿?小心我报警。”随后揽着也另一个主角夏承凛径直离开。


  背对着任务目标,云忘归得意地贴着夏承凛的耳侧吹气道:“东西到手。”


  夏承凛偏了偏耳朵,不想对方直接在他耳廓极具暗示性地舔了一下,他身体不由一僵。揽住他腰间的手慢慢顺着身体的曲线上移,拨开层层的红发,摸到耳上的耳环,轻轻一关,云忘归沙哑着声音说:“先前救夏掌门于水火,晚上有奖励吗?”


  夏承凛只觉云忘归目光里带着火,烧得他浑身发烫,他轻轻答:“这要取决于今晚批阅的文件数量。”


  云忘归努力营造的氛围一下被破坏,他软软贴着夏承凛凉凉的发丝,嘟囔道:“都推给老墨吧,你们文风的文件多得可怕。”说着耳环上的通讯频道。


  里面的吃瓜群众正在嚎叫。精彩部分为什么拉灯。


  


  —完—


脑洞021

  绮罗生x意琦行


  


  


  只因为在食堂多说了一句“意琦行个混蛋”,一留衣就被暴雨心奴缠上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一留衣看着跟到他们宿舍的暴雨心奴感觉心中很累,他算是理解什么叫祸从口出了。


  “当然是商讨怎么对付意琦行啦!”暴雨心奴好奇地在宿舍里打量,心中十分兴奋,但他还是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


  “卧槽啊,我帮他也不会帮你啊!醒醒!”一留衣很想撬开对方的脑子看看,鬼知道小神经病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你忘记了你那天在食堂是怎么说的了吗?”暴雨心奴双手摇着一留衣的肩怒道。


  我错了,我不该没事瞎抱怨。一留衣心中默默流泪。


  就在这时宿舍门被推开了,正是绮罗生回来了:“一留衣我们去食堂吃……”然后就看到了宿舍里的场景。


  暴雨心奴僵硬地松开手,从一留衣身旁慢慢退开,不等他说什么,绮罗生迅速说道:“打扰了,你们继续……下次这种事最好不要在宿舍做。”然后嘭地一下关上了门。


  门口还传来绮罗生快乐的声音:“意琦行,我们走吧,一留衣现在忙着呢!”


  暴雨心奴:等等,九千胜大人!不是这样的!


  一留衣:这见鬼的熟悉的剧情!


  -完-


  


  送给卡文的小猫。加油,宝贝儿!


脑洞020

  默苍离x神蛊温皇


  


  ——冬季,冬眠的好季节。


  竞日孤鸣捧着保温杯第三十七次瞥向神蛊温皇,神蛊温皇正在睡觉,这不稀奇,毕竟这位大影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绝大部分都是瘫着的,不是瘫着刷手机就是瘫着睡觉。准确地说,这位大影帝化成了猫形在睡觉,当然了,这也不稀奇,如今这个时代对妖族宽容多了,就金光剧组来说,妖多人少,有狼妖一族的孤鸣家族,有狐狸一族的史家,有本体都是鸟类的凰后和上官鸿信,还有干脆以本体取名的杏花君,所以,看到神蛊温皇以本体的形态睡觉也不稀奇。


  但是!竞日孤鸣喝了口枸杞茶,再次瞄了瞄蜷缩着睡在默苍离平板上神蛊温皇,心情复杂。


  这个时候,琉璃树师徒三人的戏份结束了,正在向这边的休息区走来。默苍离面无表情地走向他的位置,然后便看到了他的平板上毛绒绒的一团。


  喧闹的剧组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一直在观察的竞日孤鸣不由放下了手中的保温杯,顺手揪住了准备冲过去救猫的千雪孤鸣的尾巴。


  “王叔,松手啦,我要去救温仔啦!”


  “别送死。”


  刚在戏中被师尊训了一顿的俏如来紧张地攥住了苍越孤鸣戏服上的毛毛,苍越孤鸣一边将俏如来手中不小心抓到的他的头发抽出来,一边说:“温皇前辈和默前辈关系真好啊。”


  上官鸿信猛然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孤鸣一族未来的继承人,这哪里来的傻白甜。


  这时候,默苍离动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轻轻摸了摸温皇的脑袋,温皇动了动尾巴却是没有醒,然后默苍离便将猫揣进了怀中,拿出了平板看了起来。


  “嗷!!!王叔,松手松手!我的尾巴!!!”


  千雪孤鸣抱着秃了一小块的尾巴心疼地不得了,其他人则是猛然回神纷纷假装忙碌不再看那个角落。


  上官鸿信沉默地拍了拍苍越孤鸣的肩,心中想的是,单纯的小动物直觉果然准。


  默苍离一边撸猫一边刷平板,并不去理会现下不太正常的剧组。


  —完—

  


脑洞019

  绮罗生x意琦行


  


  


  一留衣觉得最近意琦行和绮罗生之间怪怪的,准确地说是绮罗生对意琦行的某些行为怪怪的。


  比如说他和意琦行聊天,绮罗生见了准会插进来,而且还会搂着意琦行的肩。


  再或者就是老是有意无意对意琦行动手动脚,男生之间十指相扣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经过仔细观察,认真思索,一留衣得出结论,这tm不是男孩子谈恋爱的表现吗?


  一留衣有些惴惴不安,他见识少,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的俩兄弟。


  于是他准备上百度问问,刚打了几个字,意琦行推门进来了。


  “兄弟,我查一下资料,电脑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意琦行就看见了一留衣输入的几个字“男孩子和男孩子”,以及系统自动弹出的关键词。


  最上面的一条是“男孩子和男孩子做啥感觉”。


  意琦行霎时眼神就变了。


  这时候绮罗生也从外面回来了,正要进门,意琦行赶忙把他往外推。


  绮罗生疑惑道:“怎么了?”


  意琦行神情微妙,语气坚定道:“不知道,但我觉得一留衣现在需要一个人独处。”


  然后“哐当”一声把门关上了,宿舍只留还没反应过来的一留衣一人。


  一留衣:等等兄弟!听我解释!


  -完-


脑洞018

  


  1、


  玉藻:旷工快乐吗?


  雪舟神无月:哎呀,我有按时打卡上下班。


  2、


  伏婴师:旷工快乐吗?


  朱闻苍日:他银煌朱武的班关我朱闻苍日什么事。


  3、


  屈世途:旷工快乐吗?


  解锋镝:麒麟星不是有在好好上班吗?


  4、


  Q:咸鱼快乐吗?


  我:快乐。


  —完—


脑洞017

  all素


  


  


  扫黄组组长又来借人了。


  上次扫黄组组长也来借人了,素还真倒是蠢蠢欲动,但是被一页书一只手按住了,另一只手则把扫黄组组长甩了出去。借个屁,自己组里没人吗?


  还真没。扫黄组里人不少,但是好看的却没有,更别提好看到可以拿出去钓鱼的人了,于是他就盯上了专案组的素还真,据他观察,这个狼火遍地走的专案组只有素还真最好说话。


  于是他又来了,在一页书出差开会之际。


  “素还真,看在我们同事一场就帮我这个忙吧!你看那些女孩子多可怜,难道你就不想帮帮她们吗?”


  素还真有些迟疑,倒不是不想帮这个忙,只是……


  “我们组全是男的怎么帮呀?”


  “性别不是问题,你可以的!”扫黄组组长拍着胸脯说,然后一挥手,他身后拿着化妆包的组员就要上前。


  “等等,”莫召奴慢条斯理地拦住了对方,“到时候如果我们组长发现了,责任你们要全担着。还有,化妆的事就不劳烦你们了,我们自己来。”


  边说边将素还真往休息室里推,还使了个眼色给专案组的其他成员。


  其余人领悟,一齐将扫黄组的人推了出去。


  自家的人怎么能给别人看去了,到时候抓到了人,他们要先给对方点颜色看看然后再交给扫黄组。


  -完-


  脑补过莫素二人的姐妹花组合ww


  霸道款的灵姐姐护着柔弱款的莫小花,灵姐姐想冲上去打人的时候莫小花就死死拉住对方,并且假装害怕往对方怀里钻hhh


  其余人:卧槽好羡慕怎么办,当初为什么自己不女装…


脑洞016

  all素


  


  


  “我有点想买个封条封住厨房,写上厨房重地闲人莫入。”快要散会的时候屈世途突然严肃地说。


  “耶~那岂不是好友自己也进不去了?”素还真向来乐意在这种事情上和屈世途唱反调。


  “或者门口立一块牌子,写上厨房重地,素还真不得入内。”屈世途白了素还真一眼继续说道。


  素还真闻言,故意眨了眨委屈道:“好友,刚刚还是闲人莫入呢,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


  屈世途认识他多年,早就对素还真装可怜这招免疫了,铁石心肠地说:“我不想不动城因为厨房爆炸这种傻透了的事上新闻。”


  素还真西子捧心状抹假意眼泪,倦收天对素还真向来纵容,见状有些不忍就要开口,原无乡飞快补充:“倦收天的名字最好也加上去。”


  乱世狂刀噗地一下差点就要笑出来然后立马捂住了嘴。上次屈世途不在的时候倦收天想吃个饼,素还真自告奋勇去厨房做,两个人在厨房捣腾了一会儿,然后厨房的烤箱就炸了。


  倦收天一脸不可置信,素还真把自己的椅子挪过去紧贴倦收天的位置,拍了拍难兄难弟的肩之后,素还真凑过去小声嘀咕。


  旁边的叶小钗听得分明。就听见素还真愤愤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国的了,他们都是坏人。”


  然后其他坐得远的一脸状况外地看着倦收天随着素还真的话认真点头。


  叶小钗扶额。


  最后一页书拍案,装个电子门,输入除了素还真和倦收天以外人的指纹和瞳孔信息。


  —完—


脑洞015

  绮罗生x意琦行


  


  


  


  绮罗生最近比较忧心忡忡。人一旦忧虑就会开始焦躁,一旦焦躁就会忍不住想找人倾诉一下。


  一留衣就是这个倾听者。


  有“院花”美称的绮罗生美目中尽是忧愁,旁人看了忍不住会拼尽全力解决美人的困扰,而一留衣看透发小秉性,直觉要遭正要告辞走人。就听见他发小疑惑中带着担忧,担忧中透着委屈的声音道:“你说,暴雨心奴是不是看上意琦行了?”


  噗--


  一留衣嘴里的一口水全部贡献给了大地,压抑着满心卧槽,一留衣认真道:“绮罗生你是不是生病了,脑子发热用冰敷敷就好了。”


  绮罗生白了一留衣一眼,接着用忧郁道:“你看,每次我和意琦行走在一起就一定会遇到暴雨心奴,还有意琦行每次收到情书暴雨心奴就特别激动……”


  一留衣听着绮罗生的碎碎念,无语地擦了擦嘴角的水,心中的吐槽弹幕一下子刷了满屏。


  人家明明是想挤开意琦行单独和你在一起,一留衣叹息着拍了拍绮罗生的肩,这家伙在攻略意琦行的时候情商在两个极端间徘徊,面对意琦行简直像情圣附体花式撩,面对暴雨心奴就仿佛被强行降智死活觉得对方要做他的情敌。


  为暴雨心奴点蜡。一留衣表示没有幸灾乐祸。


  


  -完-


脑洞014

  all素


  


 


  素还真最近有些郁闷。


  是上周三魔吞不动城每周例会的时候开始的,然后在他的儿子素续缘来看望他的时候变得更加郁闷。


  郁闷啊,真郁闷。素还真靠在玉波池的栏杆边上看着水面叹气。


  端了泡好的茶过来的屈世途看了问道:“素还真,你在做什么?”


  素还真幽幽看了过去,上下扫了扫屈世途,又叹了口气,回答:“好友,你说我跳下去泡一泡,会不会再长高一点。”


  —完—


脑洞013

  素还真开设了苦境烹饪培训班。


  一共收到了一名学生。


  霜儿姑娘。


  


  漠刀绝尘:……


  御不凡:……现在学医还来得及吗?


  屈世途:培训班配套辅导书籍《应对肠胃不适的365个小技巧》发售啦!


  御不凡:难道不应该是烹饪技巧吗?正常培训班会配套这种书籍吗?


  漠刀绝尘:……


  漠刀绝尘:要两本。


  —完—